時事評論

陸澳較勁,我不應選邊

21 十二月 , 2020  

退休大使  徐勉生

中國大陸商務部11月底宣布對澳洲進口的紅葡萄酒,課徵107.1%至212.1%的臨時反傾銷稅,重傷澳洲酒商。此舉是因為大陸對澳洲近年的若干作為極為不滿,而採取的報復性措施。

大陸刁難澳洲紅酒與台灣毫無關係,但是我總統府及駐美代表蕭美琴立即公開聲援澳洲,立法院長游錫堃也宣稱,將購買200瓶澳洲紅酒供立法院招待賓客使用。台灣在澳陸的貿易爭端中,有無必要直接介入並且明顯選邊,值得商榷。

此次大陸向澳洲發動貿易攻勢,其實另有政治背景。

第一,澳洲一向認為南太是其勢力範圍,於是積極援助南太島國,力圖阻止外來勢力進入南太地區。去年8月,我邦交國索羅門群島公開表示將研議與中共建交。澳洲公然反對,總理莫里森甚至親自赴索羅門群島,允諾增加援助以勸阻索國外交轉向。澳洲公然阻擾索羅門群島與中共發展關係,令中共心生不滿。

 第二,去年香港發生反送中運動,澳洲大力抨擊中共。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澳洲總理莫里森又主動建議針對大陸展開新冠病毒的國際獨立調查,更令中共難以忍受。

過去4年,澳洲與美國川普總統聯手反中,自願充當川普反中的馬前卒。當時中共主力在應對美國直接發動的貿易戰、科技戰、外交戰以及地緣戰略戰,無暇針對個別反中國家採取反擊行動。如今川普敗選,今後美中關係將進入新的階段。根據拜登一貫的主張,雙方今後必然是既競爭又合作。因此,在美中關係將逐漸緩和之際,中共決定對澳洲展開報復行動。

中國大陸抵制澳洲紅酒,造成該國紅酒嚴重滯銷。民進黨政府立即拔刀相助,表面上,是以民主自由陣營自居,公開聲援澳洲。但實際上是民進黨「逢中必反」的心態作祟,只要是對抗中國大陸,民進黨就要插上一腳。另一方面,民進黨政府也企圖藉此機會討好澳洲,希望能與澳洲簽署自由貿易協議,以降低台灣被排拒在RCEP之外所帶來的衝擊。

但是,一來台灣紅酒消費市場有限,根本無法彌補澳洲在中國大陸市場的損失,對澳洲的實質幫助微不足道;二來,簽署自由貿易協議事關重大,尤其具有高度的政治意涵。台灣想要與澳洲達成自貿協議絕非易事。

台灣歷年來不斷謀求與重要經貿夥伴簽署自貿協議,但是除了與我經貿往來十分有限的邦交國,其他重要貿易對象都因為顧及中共的態度及反應,不願也不敢與台灣簽署自貿協議。唯二的例外,是新加坡與紐西蘭。因為當時兩岸關係和諧,沒有政治顧慮。

如今兩岸交惡,中共勢必更加強烈反對其他國家與台灣簽署自貿協議。澳洲雖然與大陸發生貿易齟齬,但也不至於願意與中共全面決裂,逕自與台灣簽署自貿協議。

澳洲對中國大陸貿易依存度為37%,遭到大陸貿易制裁後,一時難以找到替代市場;同時由於此次爭端充滿政治意味,雙方勢必終將謀和妥協。大陸外長王毅18日與美國亞州協會進行視訊會談,在回答澳中關係提問時表示,澳方應該認真思考中國大陸到底是澳方的威脅還是夥伴?如果作為夥伴,就有對話合作的基本前提,希望中澳關係能夠回到正常健康發展的軌道。這顯然是為雙方爭端鋪設下台階。

民進黨政府在陸澳較勁時,大力聲援澳洲,未必能從澳洲得到具體回報,反而會落人口實激起大陸反感。此時選邊澳洲絕非明智之舉。

(圖片取材自網路)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