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難道黃國昌不該被罷免嗎?

13 十二月 , 2017  

司法實務工作者陳述恩

從學運領袖的「昌神」起家,與當時在野的民進黨合縱連橫,到當選區域立委,在立法院中充當執政黨的急先鋒、媒體寵兒;颱風天去現場勘災,但似乎平常不太注意地方民情,鬧到最近被罷免、民眾指謫身為區域立委卻不管地方事務;至於最後自己主導的降低罷免門檻修法後第一個被罷免對象是自己。就某種意義來說,民事訴訟法學者出身從政的黃國昌委員,親身對台灣公法學界貢獻了非常多可供研究的素材,未來說不定還可以靠此生出幾本碩博士論文。不論其被罷免成功與否,我們都應該感謝他的犧牲奉獻。

不論你的政治立場為何,我們都得承認我國全國層級的代議制度(也就是立法院),有很多先天制度設計或是後天實踐後的問題。

比如說,政黨原本有由下到上蒐集彙整民意、產生政治選項、與其他政治意見辯論互動、再由上到下說服其他政黨或民眾的意見交換功能,但目前台灣政黨政治實踐的結果,似乎整天只剩下蔡英文與馬英九的對決?(馬英九不是卸任快兩年了?)

第二個有趣的觀察,到底區域立委選舉出來以後是要代表當地的民意還是從此就與地方脫節,不再過問「地方塵事」,只在「天(龍國)上」工作?

就產生方式來說,由地方選舉產生的立法委員,在國會中如果不捍衛自己選舉區的民意或利益,也是有點奇怪。我們假設一個情況,台北市、新北市因為人口多,立法委員人數較多,糾合其他大城市選出的立委,提出垃圾處理場設置條例修法提案,規定以後垃圾處理場都設在「鄰近都會區但土地閒置較多的縣市」,意思是如宜蘭之於台北市新北市的狀況,這時宜蘭選出的立委如果不站出來捍衛宜蘭鄉親的居住環境,反對修法,或是強迫加入垃圾處理回饋補償金的條款,我們難道不會覺得這個宜蘭選區選出的立委失職嗎?

所以有人說黃國昌選上立法委員後,要跟地方議員的功能有區分,不再關心過問地方事務,這可能是昧於我國政治現實。因為宜蘭縣議會的議員在立法院沒有投票權席次,要在立法院擋下對宜蘭縣相對不利的法案,唯有靠宜蘭縣選出的區域立委才行。

第三,其實台灣人普遍已經厭惡政黨惡鬥,尤其民進黨喜歡用挑起歷史記憶仇恨、昧於國際政治現實的步數,獲取政治上的利益。以黃國昌為首的時代力量,學者、青年從政,相當程度是回應民眾對兩大政黨的不信任與失望。亦即,黃國昌與時代力量有絕佳的角色與地位在兩大政黨之間,善用自己的票數,走出與過去立法院不同的戲碼。就這點來說,黃國昌與時代力量實在令人感到可惜。在一些關鍵議題(如司法改革)只走了一半,在大部分的議題上沒有勇氣與執政黨翻臉(無怪乎被人稱:小綠),甚至有時聽完黃國昌的質詢發言,會讓人產生總統府裡面現在還坐著馬英九的錯覺。

從這屆立委就任以來,黃國昌可能是上新聞次數最多的立法委員。從緋聞纏身、到濕背秀,在立法院裡面嘶吼咆哮、哽咽掉淚、(同黨立委被執政黨立委欺負時在台下)安坐微笑,也不惜仗恃著自己法律人身分在媒體前對反對自己的人「烙狠話」,如果外國人要問你們台灣的國會議員都是什麼樣子,拿出一個黃國昌就足以當成典範。

最近反對罷昌的人說,如果黃國昌立委作成這樣還要被罷免,那台灣符合罷免條件的立委一堆。這句話我無法同意更多。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