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霸凌歐陽娜娜就是限縮台灣的生存空間

5 十月 , 2020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最近美國衛生部長、美國國務次卿接續抵台訪問,台灣朝野都亢奮了一陣子,隨後美牛豬的叩關、美國軍事裝備的巨量交易,及解放軍海空軍接二連三進入台灣的防空識別區,甚至多次越過早已成習的海峽中線,台灣國防部窮於應付解放軍的擦邊球式騷擾,但調子又不能放軟,只能抱著發燒的頭,故作勇敢的濫發狂語。

有民主不必然等於有自由

只要稍具數字概念或無偏見的人都會明白,不會因為台灣嘴巴狂叫就能避免共軍的騷擾,也不會因為台灣有民主就能無懼共軍的大軍壓境,事實上有民主不必然有自由,台灣政治的頂層在蒙混民主就是自由,一般群眾,低能的以為有了民主就有自由。還將兩者混為一談後,就天真的相信解放軍是紙老虎。

其實台灣籌碼不多,遊戲規則在解放軍的手中,台灣只能被動應付。兩岸每年軍事投資之差距少說有10倍之多;說的直白些,這場騷擾的遊戲,台灣沒有任何置喙的餘地,空談民主自由同盟,或著民間義和團式自欺欺人,或著寄望美國、日本、澳洲所謂印太聯盟都屬無稽。

令人遺憾的是,台灣對於民主自由的誤解,讓自己陷入不必要的風險。中國不計任何代價一定能拿下台灣,台灣不計任何代價也無法制止中過統一台灣,換言之,中國不是不能做,而是他想不想做,一旦中國無法承擔中美衝突,他必然將砲口轉向台灣。

台灣真正該期待的是中美衝突不致失控,而不是美國直接派兵救援台灣;台灣真該擔心的是,美國現實主義早晚會壓倒自由主義。

自由有兩大核心,它高度重視個人的自由,如言論、信仰、財產等,又因為自由主義無法在何謂美好生活上達到一致的共識,因此自由主義另一個核心就是寬容。

自由的關鍵是寬容

衡量是否自由,最為關鍵的就是尊重個人與寬容不同見解,絕不僅是通行無阻的臉書、亦非假裝尊重同婚、假裝廢棄死刑;談自由不是隨心所欲,而在寬容人們在基本認知會有所不同。

當歐陽娜娜被媒體曝光將在中國10/1國慶高歌〈我的祖國〉,台灣政治、媒體、名嘴乃至阿狗阿貓,鋪天蓋地的霸凌一個只是依自己自由意志唱歌的藝人,台灣既沒有尊重個人自由,亦不寬容不同的意見,有何資格奢談我們的自由民主必然戰勝威權的中國呢?

低能的群眾及包藏禍心的黨政高層,都是台灣限縮自己生存空間的前兆!在島內,黨政高層可隨性霸凌他看不順眼的小小人民,出了島外,又怎能期待大大的中國格外憐惜台灣呢?

各國的首要目標都是在解決生存的問題,自由主義、民族主義、現實主義無一例外。自由主義關切個人自由的出發點在其認定保障個人自由有益其確保生存的最佳方式,民族主義不那麼在乎個人自由,也是其認定社會架構的穩定更有利其對生存的關注。

由此觀之,自由主義、民族主義、現實主義本質上都是從關注生存出發,只是見解不同,因此談不上自由主義就是普世該遵守的主義。

以武力推動自由主義其實是一種霸權

美國以自由主義立國,有其歷史因素,從而實現美國之崛起。就國家內部而言,自由主義真正是一個善的力量,但放到國際層次上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美國錯誤認為所有國家在自由主義之下,都能和平發展並能保障美國不會被恐怖主義襲擊。然而,每個國家都有其特殊的文化與社會結構,再加上並無超國界的世界政府,美國只能憑一己之力推動不可能的普世自由主義,於是以武力推動自由主義霸權就成了美國最為擅長的唯一工具。

一個崇尚自由的國家卻在國際間以武力推動不自由的侵略,長期衊視國際間的不自由,最後反而助長國內不自由的反動力量。

10/1日進行的美國總統大選電視辯論,兩個年逾70的競爭對手,在電視機前像個5歲孩子般胡鬧,完全無視遊戲規則、公然羞辱對手、瞞詐群眾,公開場合假裝民主都做不到,難怪衛報會說這是民主的悲哀與墮落,這正好應驗,美國國際上實施的自由主義霸權,最終反而傷害到美國國內的民主自由。

進入本世紀後,中國快速崛起,美國再也無能力單邊執行自由主義霸權,他必須依照現實力量調整自己的作為,面對解放軍的咄咄逼人,台灣只能持續重彈上世紀老掉牙的自由民主的老調。

然而,民主自由是內涵,不是擋箭牌,不求真實的濫用自由,恐怕終將提前毀掉台灣還未長大的自由。

pic by <a href=’https://www.freepik.com/vectors/background’>Background vector created by freepik – www.freepik.com</a>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