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王大師

國慶當天 台灣共廢了兩個核四

11 十月 , 2017  

專欄作家  王大師

今年的國慶演講,蔡總統為不久前的「台獨論」降溫。當日的講話多半圍繞民生議題打轉,談到兩岸關係時盡量以「遞出善意」、「不走對抗」、「愛好和平」等柔性訴求為主軸。或許蔡總統在演講中的一段談話中,已約略見到未來全球的端倪,這段內容就是積極為台灣在「國際新秩序」尋找位置。

那這個新秩序是什麼呢?

就是一個蔡政府提出的「新南向政策」會員國中,幾乎所有領導人皆已造訪大陸的區域秩序;是一個全球的自由貿易協定,將由中國大陸所領導的貿易秩序;是一個繼美元壟斷原油、商品與國際貿易後,逐漸遞增人民幣為交易媒介的金融秩序;是一個世人逐漸厭倦霸道的川普,改讓習近平在北韓、南海、一帶一路沿線國、多個國際組織中,增加發聲權的話語秩序。

有鑑於此,第二年度的國慶講話,蔡總統似乎抓住了這個新秩序的精髓,不再以「這個國家」、「那個國家」等輕蔑口氣,詆毀中華民國這招牌,談話內容也改以民生議題為論述主軸,盡量避免與新秩序對抗。

那什麼是舊秩序呢?信奉這舊秩序又有何致命傷?或許一則在國慶日前的新聞可作參考。這則爆料內容是台灣的審計部發現,美方在2010~2015年期間,每月超額領取我軍購款約30~82億,若以60億的均值換算,5年約超領了3,600億的軍購基金,等同另一個核四的建造費用。

新聞內容指出由於台美軍購過於複雜,因此無法一一確認這些資金到底都是流向何處。但想一想,倘若有心人士想要對某基金上下其手,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交易細節複雜化,迫想查帳的人不得其門而入。本人曾多次講過美國其實是個破產的國家,光政府的債務就欠下了20兆美元,超過一年的GDP規模。

密西根州立大學教授 Mark Skidmore更發現,倘若加上美政府部門的「無法稽核調整」(undocumentable adjustments),光公部門就欠下了41兆美元的債務,約70個台灣的GDP。如果加上台灣吵的正夯的各類年金與社會保險,美國又得再添上100兆的天價債務。如果再加上企業、家庭、學貸等私人債,恐怕就沒人敢算了。

那該怎麼辦呢?或許就是這原因,美國期望靠著台灣、南韓、日本等亞洲富有盟友抽稅,維持聯邦政府不崩盤。這點可從歐巴馬政府後期,大力鼓勵日本的退休金購買美股市與債市,以及靠著北韓的地緣衝突,抬高南韓對美國的軍購費對照。

至於台灣,因有對岸的抗議,比較能夠「抽國安稅」的方式,似乎就只能靠「僅抽稅、不繳貨」的地下操作,支付對「美國爸爸」的保護費。或許就是原因,這則新聞才會指出,許多台灣下的軍購訂單,根本連貨都沒送到。還被「偷A」了3,600億的「隱形軍購費」。

注意喔,這「隱形軍購費」是沒任何交易的軍購費用,倘若外加台灣每年3,000億的國防預算,天知道老美因兩岸衝突的「套利」,每年向台灣敲詐多少的「軍購稅」?是否這原因,才導致台灣的財政日益惡化、年金破產、貧富差距嚴重?細觀後會發現,這就是兩岸若無法和平的「安全稅」,與兩岸貿易上的風險相比,台灣對美國默默支付的安全稅,才真正可怕。

為什麼?請問自從這則軍購超領案曝光後,有聽到專門捍衛台灣主權的太陽花族群、時代力量,或是民進黨政府的抗議嗎?沒有,一句話都沒有。3,600億超過核四的建造費用,卻沒人打一個嗝!反觀只要一有對岸的歌唱團體來台舉辦活動,整個寶島就要瘋了。

美國文豪馬克吐溫不是說過?他說:「能害死我們的,通常不是我們所不知道的事;而是那些我們深信是真,卻原來並非如此的東西。」或許台灣人可將這句話改成:「能害死我們的,通常不是我們認為的萬惡敵人;而是那些深信是好的,卻抽乾我們血的盟友。」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