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林穎佑

從無人機到無人載具系統

5 一月 , 2018  

國立中正大學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 林穎佑

蔡總統於2017年年終記者會上展出「騰雲號」UAV(Unmanned Aerial Vehicles)以及研發中的高級教練機模型象徵國防自主的成果,也代表我國對無人載具的重視。UAV的應用已成為當前戰場上不可或缺的一環,其所發揮的效力在當前各地的主要武裝衝突中都可見到,特別是美國在反恐戰爭中,許多過去仰賴傳統部隊達到的攻擊效果現今都可用UAV達成。無論是MQ-1掠食者、RQ-4全球之鷹、MQ-9死神各型無人機都為美軍立下不少汗馬功勞。

除美國外,中國大陸的UAV發展也值得我國關注。早在2013年9月,日本防衛省表示疑似UAV的飛行器進入日本防空識別區,那次應為BZK-005無人機,根據衛星圖片顯示位於東海杭州灣岱山島,該處至少部署三架BZK-005。2014年9月在北京舉辦的無人機航展中,就有民間廠商展出利用UAV前往釣魚台列嶼進行空中偵照的照片,說明中共利用UAV在東海海域已有相當的時間。但這些大多都是偶發狀況,並無具體、有組織性的行動。

2016年中共國家海洋局東海分局先後引進的UAV智能遙感監測系統,將廣泛應用於東海區海域海島綜合管理、海洋環境監視監測、地理測繪等領域,建立了UAV系統資料庫。東海分局也在天津舉辦了「無人機操控及測繪、三維建模軟體培訓班」,訓練人員操作船載UAV展開海域督察、海島調查等工作。

2017年5月,中共海警船駛進釣魚台列嶼周邊海域並放飛小型UAV,日本空自F-15戰鬥機立即起飛攔截,當時日本除提出抗議外,更將此視為中國新形態的行動。在海警船上起降的小型UAV,應為小型的四軸飛行器,未來配合中共海警船頻繁的出現於爭議海域,會讓原已疲於奔命的空自任務更為吃重,若再有系統的配合解放軍空中武力以及各種大小的UAV編隊作為蜂群戰術,在誘騙干擾上應能發揮部分的作用,更在與空中自衛隊進行對抗時,發揮「下駟對上駟」的作用。UAV由於具有無人駕駛、價格低廉的優勢,因此可以進行風險較高的任務。這也同時在測試他國的底線,是否會採取攻擊手段來摧毀無人載具,後續是否會升高兩國之間的衝突,都是可觀察的部分。

但值得注意的是,UAV除了本身的機體載具之外,更重要的是在無人載具系統上的整合,從後端到前端的導引、通聯、指揮控制,所需要的電磁環境與電子導航技術都相當複雜。這也是為何近年美國駭客年會中,許多研究聚焦於UAV的無線電控制訊號和GPS模組所存在的安全漏洞問題上,不但可透過DDoS攻擊使UAV失效,甚至入侵進而操控其運作。這也代表無人飛行載具的研究,不在只有載體本身的UAV,而是應從系統面UAS(Unmanned Aircraft System)的角度做出全盤的研究。

因此,未來的UAV戰場決勝的關鍵可能並不在載體本身,而是在於看不見的電磁空間中,透過空中誘捕的軟殺方式,不見得比使用飛彈或是戰機進行攻擊來的麻煩,且在運用電子技術進行訊號攔截或屏蔽時,可避免開火所帶來的後遺症。這些都是近年各國在發展無人載具技術時所關注的科研方向。

對我國來說,國防自主確有其必要,UAV更是未來戰場的要角,但除了無人機本身的性能,配套的傳輸與操控系統以及操作的人員,更是確保其發揮戰力的關鍵。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