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約拿巴

抖音與小明的中國:美國的現代迦太基

10 八月 , 2020  

資深媒體人  約拿巴

世界正在裂解,一道裂縫也已在海峽中間裂開。蓬佩奧宣布了乾淨5G網絡計畫,說美國將努力下架許多「不可信」的中國APP,而TikTok和微信則是他認定的對美國的「重大威脅」。有一群人與此彷彿無關,但其實正是這個瘋狂的思維,讓他們可能再也難以橫渡海峽!

他們是所謂的「陸生」、「陸配子女」,他們在台灣的地位正在下沉,台灣正在以一種十分隱晦的手法,將這一群人降級為「瘟疫傳播者」、「帶原者」,亦即古代詞彙裡的「瘟神」,是某種類似或接近於單細胞體的生物,或是帶著邪惡的意志的惡靈。

不讓他們返家、返校,實際上以一個簡單的邏輯去進行一種巫祝的儀式,亦即那是一群「外侵者」,是魑魅、腐蠹、與豺狼,而在裡頭的我們則是無辜、聖潔的族裔。

我們惶惶不可終日,因為整個世界瀰漫著由中國開始蔓延的病毒,其源頭正是那一群餓狼的居所,他們虎視耽耽地想要侵入這個島嶼,一旦成功入侵,將把我們撕成碎片。

這個儀式不需要推論,不需要思考,不需要理性,它只訴諸情緒、甚至只是交感神經的反射,總而言之就是訴諸恐懼;藉著已造成數十萬人死亡的世紀瘟疫,將某一個族群妖魔化,讓我們內心的恐懼化成仇恨,而其目的無非是,將兩岸的曾經的情結,更深地纏繞成永遠無法化解的咒怨。

這個操作與美國此刻的欲望深度結合。美國也意在拆分這個世界,一半是白色的,另一半是黑的。蓬佩奧口中的「乾淨」正是此意。美國及其引領的這個世界是乾淨的,而美國不能管轄的另一半的世界,則是汙穢的、渾濁的、猙獰的。

這完全是免費的,或是只需要一點唇舌的功夫。口裡吐出一些墨汁,噴到對方的臉龐,一切就完成了。TikTok莫名其妙地瞬間就變成了一個收集使用者個資的黑暗集團,白宮與國務院暗示它是邪惡的共產黨潛入自由世界裡的一個迷惑人心的法術,它身處美國,瘋狂地蒐集每一個人的資訊,為的是有一天可以瞬間發動攻擊。

所以,不准返家、以及不准返校,都與蔓延的瘟疫無關,而與塑造一個奸佞無恥的敵人有關。這是配合美國戰略的抹黑行動的一個部分,現在這個所謂的戰略是,全力形塑這樣的認知:全球正在興起一個可怖的奴役型國家,它是人類的災難,嚮往自由的人類必須整合、團結起來,對抗甚至消滅這個敵人。

這個戰略的完整論述已經在上個月由蓬佩奧在尼克森圖書館前,用演說的形式宣告了,「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這篇講辭的標題就已區分了黑白,而「小明」與「陸生」都屬於黑的那一半,跟「微信」與「TikTok」一樣,都是那黑色陸塊的一部分。

然而它實際上與人類的未來無關,跟自由世界的未來無關,而只與美國的命運有關。美國將自己藏在「自由世界」的招牌底下,但兩者是等義詞,自由世界即美國,美國即自由世界。深一層說,並沒有自由世界,只有美國。

如今我們正在經歷的這一切,它最赤裸、簡單的涵義,就只是美中的霸權爭奪。與自由、奴役甚或沒有一絲關係,蓬佩奧的標題完全是一道錯誤的命題,不只是沒有「自由世界」,其實也沒有「共產中國」,如今的地球表面上,根本不存在真實意義上的共產國家。自由與共產的這一組對照詞,與此刻發生的世紀大事兩不干涉。

對於一個帝國而言,它最深的恐懼是自我崩潰或被擊垮,而當其面對一個新崛起的敵人時,就必須給出一個消滅它的理由。正如兩千多年前,羅馬遇上了迦太基一樣,它對迦太基人即賦予最難堪與羞辱的詞彙,將他們描述成虛偽狡滑、殘暴不仁、貪婪與嗜血的一支全然負面的民族。

即使第二次布匿戰爭以大西庇阿擊敗了傳奇的漢尼拔,迦太基成了羅馬的附庸為結局,羅馬還是不能高枕安眠,它的一個政治家老加圖看了復原後的迦太基,回到羅馬高喊:「迦太基必須毀滅!」而迦太基也終於在第三次布匿戰爭後被夷平。

現在,華盛頓裡的元老都認為,中國就是迦太基。狡詐的、無恥的、殘暴的迦太基人的封號,如今全部被賞給了中國。微信與抖音、小明與陸生,都分享著這個黑色的令名。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