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退出 TPP,有助「美國優先」?

1 二月 , 2017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推特(Twitter)一則只能發 140 個字,適合喜歡喊口號的川普,因為他胸無點墨,寫不出長篇大論。口號能揭櫫目標-譬如「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也可號召民心團結-譬如「處變不驚,莊敬自強」,但口號一定是還沒做到的事,也往往是做不到的事,甚至不知該如何做的事,譬如「維持現狀」。

如果研擬出具體的策略與執行步驟,就不算是口號,可能真是一項公共政策,但川普退出《跨太平洋黟伴協定》(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肯定不是,因為他看似果斷的退出TPP,正好與「美國優先」的目標扞格。

首先,兩個國家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FTA, Free Trade Agreement),稱為雙邊協議;3個至1、20個國家之間的 FTA,就稱為複邊協議了;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嚴格來說是多邊協議,但擁有超過160個會員國,也堪稱全球協議了。WTO從1948年成立的前身「關貿總協」(GATT)開始,目的一直都是實現全球自由貿易,只是其原則為:任一會員國都要給予所有會員國同樣的「最惠國待遇」,但160 多個國家的各自客觀條件,必然大不相同,為了互惠,同時給160國的最惠國待遇一定偏保守。

於是出現客觀條件與地理位置接近的、2個以上的國家另行簽訂條件更好的FTA這種風潮,位於日內瓦的 WTO總部考慮良久,終於接受這種表面上破壞 WTO規定的「小圈圈」組織,因為長遠來看,FTA仍有助於達成 WTO的全球無關稅理想。於是區域的、複邊的自由貿易組織紛紛成立,譬如加拿大、美國、墨西哥三國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與原來美國欲加入並主導的TPP,都是在這種背景下成立的區域型 FTA。

川普宣稱美國在這些複邊、多邊協議中總是被佔便宜,美國工人因而丟掉飯碗,實在胡言亂語。因為,這些 FTA的精神是自由貿易與消除關稅障礙,其主要內容有「關稅減讓表」與「巿場開放承諾表」,前者為的是貨品貿易,後者為的是服務業貿易,都是相互的,不公平?那就不要簽啊!為了公平,簽約國都要談很久,這裡你讓一點,那裡我讓一點、、、譬如台灣跟大陸的《貨貿協議》–即 ECFA中的「關稅減讓表」上有8,000多項,即使大陸有心「讓利」台灣,不管你認為中共在政治上多麼「包藏禍心」,也談了快4年半,結果被「太陽花」學生衝進立院、、、唉,岔題了。

那麼川普認為美國吃虧了,只有2種可能,不是當初負責談判的美國貿易總署官員飯桶,就是簽約後,客觀條件改變了,而且被你這橫空出世的川普總統發現了,於是出來斷然阻止美國繼續沈淪。但是 FTA談的是貿易,就是貨物買賣與服務業市場開放,川普認為不公平的最主要一項,也是他念茲在茲的一項,是美國就業巿場被「欺壓」,於是出言恫嚇各跨國企業要回美國設廠,並對外國–主要是中國–叫囂要處以高關稅懲罰,但川普的眼睛難道被他蓬鬆的頭髮遮住了嗎?只看到工廠,沒看市場?只想到你要賺別人的錢,別人都不能賺你的錢?這絕對做不到,若美國能如此這般的優先,前幾任總統豈非皆尸位素餐?

試舉一例,美國若對中國施以某種形式的關稅懲罰,中國可以宣稱考慮把手中300張波音客機訂單轉給歐洲AirBus,波音總部所在的西雅圖工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川普沒說清楚是否要以與相關各國的雙邊協議來取代TPP,如果是,很有可能得到不錯的條件,因為美國軍力強、籌碼多、巿場大,較弱國家若覬覦其巿場,或為了求取美國提供保護,那可能讓步,忍淚吞下美豬、或有狂牛症之虞的美牛內臟,這也是弱小國家較歡迎區域多邊協議之故,好似打群架,眾小諸侯可合力共抗霸主。但是話又說回來了,太欺負人了,主權國家仍可以不簽啊,川普以為只要他出馬,就一定可以重新談到「美國優先」的條件,實在有些癡人說夢。

川普這種只顧自己國家經濟利益的做法,即謂單邊主義,即只從一己之私,想要為所欲為。北韓搞單邊,被稱為流氓國家,現在世界第一強權竟然也搞單邊,破壞自己建立、原本對自己有利的貿易制序,可以稱為流氓霸權。耍流氓的結果,必然處處與他國或結怨、或為敵,眾叛親離後成為眾失之的,如何還能優先呢?

,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