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粗鄙狂人」杜特蒂與「謙謙君子」李顯龍

4 十一月 , 2016  

中興大學國家政策與公共事務研究所陸生   夏守智

世界局勢波詭雲譎,每天都可能出現「重磅炸彈」。這邊,駭人聽聞的「閨蜜門」,讓韓國總統朴槿惠深陷輿論漩渦;那邊,不斷發酵的「郵件門」,使希拉蕊寢食難安。而就在幾天之前,「霸佔」報章媒體頭版的還是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訪華的訊息。針對「狂人」杜特蒂訪華,世界外各大媒體都做了深度報道與解析。撇開中菲的關係敏感性及其外交政策大反轉不談,單是這樣一位滿口語言穢語、行事自成一格的領導人本身就極具吸引力。

無出外界所料,杜特蒂在北京「規規矩矩」,隻字不提「南海仲裁案」,順利帶走135億美元大單與總計約合160億美元的援助。可以說,杜特蒂出色地完成了他訪華的任務——爭取中國援助以發展經濟。當然,作為「答謝」,杜特蒂再一次將炮口對準美國,聲稱要結束與美國之間的軍事同盟關係,並表示出與中、俄進行軍事演習的願望。但如果據此便得出杜特蒂「親中遠美」的結論,未免過於天真和草率。畢竟幾天之後,在日本進行訪問的杜特蒂表示美菲之間的同盟關係依然牢固,不會因為自己幾句話受到影響。對此,中國大陸恐怕也早有準備,這也是為何大陸媒體對杜特蒂訪華表現得相對冷淡,官方對杜特蒂的頻頻示好也謹慎以待。

事實上,大陸心裡清楚,菲律賓不可能真的「棄美投中」,因為這不符合菲律賓的國家利益。即使具有左翼傾向的杜特蒂真有此意,上自那些從美國西點軍校畢業的高級將領,下到普通的平民百姓也不會同意,更何況杜特蒂並無此想法。他在日本訪問的時候說的很清楚,他訪華或者說與中國改善關係的唯一目的是發展經濟;至於國家安全的維護還是非美國莫屬。換言之,訪華不過是杜特蒂「平衡外交」的一環。

從結果來看,杜特蒂達到了預期目的,不僅拿到了巨額訂單與經濟援助,並且讓菲律賓漁民在暌違4年之久又可以暢通無阻地在黃岩島捕魚。就此而言,相較前任艾奎諾三世拿著「一紙空文」滿世界哭訴不公,杜特蒂的平衡外交更符合菲國人民的利益。

看似「粗鄙猖狂」的杜特蒂其實心思縝密、目標清晰;反觀之下,那個看似彬彬有禮、受過良好教育的東協另一重要國家新加坡的領導人李顯龍似乎謬之毫釐。李光耀辭世后,新加坡迎來了全新的歷史階段。但在奠定基礎的這幾年,李顯龍的表現與乃父相比,實在有所差距。李光耀是玩平衡外交的高手,遊走於東方與西方各大國之間,將新加坡這個蕞爾小國,打造成為馬六甲海峽上一顆耀眼的「明星」。在海洋文明依舊占主導地位的今天,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忽視扼守馬六甲海峽的新加坡。

但是,李顯龍這兩年頻頻示好美、日,一再觸碰中國的核心利益,很大程度上破壞了其父平衡外交的政治遺產。以今年李顯龍訪問美、日為例,便可管窺一二。在美國,李顯龍不僅大力支持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認為亞洲的穩定不能缺少美國,還表示南海域內國家必須遵守現行的國家法和現存政治框架,矛頭直指中國;在日本,李顯龍緊靠美、日的心理表現得更加明顯,他公開喝斥中國以強權壓制小國,並在新馬高鐵項目上向日本拋橄欖枝。

之所以如此,主要因為李顯龍對於新加坡未來發展前景的憂慮。近年來,新加坡經濟發展滯緩;並且在地緣政治格局的劇烈變化中,新加坡的戰略地位受到了很大影響。如果不做些什麼,新加坡的地位很可能為周邊國家所替代,焦急的李顯龍選擇了完全倒向美、日,頂替外交轉向的菲律賓,成為遏制中國大陸的「馬前卒」,由此提升自己的戰略地位。這樣的方式依稀讓人看到了艾奎諾三世的影子。可是,在過去的時間里,菲律賓得到了多少美、日實質上的援助?又在與中國大陸的博弈中獲得了多少實質性的好處?李顯龍恐怕得好好思忖。

, , , ,

By



  • Conan Yang

    不是選擇題,杜特蒂的外交之路

    杜特蒂,有「亞洲版川普」之稱的他於 2016 年當選菲律賓總統,他的鐵腕政治風格運用在掃毒、打貪腐之上,極右派的政治立場,他的極端主義背後代表的正是菲律賓人民長期以來對於民主體制的失望及不滿,加諸 2016 年美國總統川普的勝選,右派勢力的崛起,不僅在亞洲地區,美洲、歐洲都不難發現其蹤跡。兩人的上台對於美菲關係造成的變化,就筆者認為,杜特蒂的確在檯面上有意的與中國親近並與美國保持距離,但他的最終目的絕不是捨棄他最堅強的盟友來換取中菲的友好。

    在中國和美國之間,杜特蒂從來不只考慮二選一的方式,他運用美國對其的支持,來換取中國對他的警惕;也利用和中國合作的機會,提醒美國菲律賓對他的重要性。

    今年年初美軍軍艦駛入黃岩島海域引發中國不滿,中菲之間對黃岩島的主權爭奪問題始終懸而未定,身為菲律賓盟友的美國此舉被認為是在支持菲國,並確保中國勢力還未完全掌控南海,但菲國政府對於此舉卻只表達出「不會介入中美兩國於南海的糾紛」。

    以遼寧艦為首的中國海軍4月中旬在南海舉行閱兵。
    「在中國和美國之間,杜特蒂從來不只考慮二選一的方式,他運用美國對其的支持,來換取中國對他的警惕;也利用和中國合作的機會,提醒美國菲律賓對他的重要性。」圖為以遼寧艦為首的中國海軍4月中旬在南海舉行閱兵。
    菲律賓長期以來一直跟美國走得很近,尤其在軍事合作上更為顯著,但從前述事件來看,杜特蒂有意的向中國靠攏,不只是基於地緣政治的關係,加上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菲律賓意識到聯美制中絕對不是上上策,在兩大國之間,一味地偏袒特定方只會讓自身陷入更大的風險之中。

    雖然中菲兩國在南海議題上確有衝突,但今年菲國卻表態,可能於今年年底前簽署共同開發南海油氣的協議。就我的解讀,菲律賓深知自己的國家實力不如中國強大,但對南海這塊資源區若想有效利用,唯有與中國合作才能達到經濟的最大利益。即使如此,並不能直接評論為菲律賓對南海主權的退讓,他們仍然有派軍艦和軍機巡視南海,且從釋放的消息中指出中國對此舉的驅離和警告,這樣的意義在於向美國喊話,與中國的經濟合作並不會影響到菲律賓捍衛在南海主權的決心。

    杜特蒂的外交政策明顯在美菲同盟外走出另一條不同的路,他深知中國即將成為未來的亞洲霸主,過去的親美政策勢必要做出修正,但捨棄美國就等同於捨棄他最有價值的籌碼,中國之所以重視他,就是因為在他背後的美國勢力。杜特地的外交手法,就是做最有利菲律賓的決定。

    沒有永遠的敵人和朋友,在南海議題上中國和菲律賓鬧得不可開交,但在經濟開發上又成為肩並肩的好夥伴;與美國是軍事同盟,卻也在外交之路上與美國疏遠。大國博弈的外交戰場上,菲律賓其實為我們上了最好的一堂課。https://www.storm.mg/article/520995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