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兼任「下流」!人才培育出了包?

26 三月 , 2021  

學術工作者  徐惠

21世紀的全球勞工所得,似乎出現了愈來愈嚴重的薪資斷層。2019年,美國作家赫伯・柴爾德瑞斯(Herb Childress)出版了「兼任下流」一書,書中揭露美國高等教育界令人咋舌但卻又普遍存在的「教職兼任」現象。該書出版後,不僅引發熱議,也有許多學者認為,此現象不是僅僅出現在美國,台灣事實上已漸漸步入美國的後塵。

柴爾德瑞斯在書中揭露,在目前美國的大學裡,終身聘任的教授從1975年的45%下滑到僅剩下25%;有高達70%的大學教師是按課堂數計酬,沒有福利也沒有保險。這使得美國出現了許多「以車為家」的大學兼任教師以及生病沒錢看病,甚至病死的「下流大學教授」。

日前已公佈,入圍美國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游牧人生」(Nomadland),該片所探討的主題,正是美國失業人口在百般無奈下所選擇的「遊牧」生活。但在21世紀的今日,究竟為什麼會有這麼嚴重的供需失衡的狀態?柴爾德瑞斯在書中解答,他認為這是因為全球都受到新自由主義的席捲,導致「零工經濟」取代了傳統商業模式,高等教育也無法倖免。

我們把美國的實例,拿來檢視台灣的高等教育人力失衡的狀態,顯示台灣正朝著美國的零工經濟亂象在發展進行中。其實不限於大專院校,台灣大學以下的小學、中學、高中,都傾向優先聘用約聘、兼任的教師人力;加上在教育界過多的勞力供給(此即一般所稱的「流浪教師」或「流浪博士」),又正好提供了教育機構傾向採用約聘或是兼任的職埸需求,使得教學淪為打零工、按件計酬的狀況愈來愈普遍。在這種狀況下可想而知,學生所接受到的教學品質,肯定會受到負面的影響。讀者可以想像專職教師對教學的自我要求,基本上和有著打零工兼職教師的心態會有所不同!

同樣的例子也發生在一些較特殊的學校,例如偏鄉學校(通常是在偏鄉,但據筆者了解,其實也不僅限於偏鄉)找不到合格教師的情況,更是年年上演!有些學校,在招聘不到合格師資時,只好先聘用沒有合格教師證或沒有修過教育學分的人力,在教學現場教學。有的學校教師一年走掉一批,又換來一批;通常這種「打工」教師的授課時間在3到5年之間。試問教學品質的穩定性如何維持?

其實,這種一方面找不到全職員工,一方面符合資格的人力不願投入職業現場的怪像,不僅出現在教育界,在過去的十年左右,也不斷地出現在台灣部份產業的勞動現場,例如:傳統產業的公司即使提供優渥薪資,卻仍然招聘不到員工。

台灣的人力培育與就業之間早就出現了斷層,當然政府主管部門如教育部、勞動部、經濟部都應該負責,尤其沒有積極作為更應該被批評。雖説這是1970年代開始興起的新自由主義是始作俑者,但原本應由政府「把關」設立防範措施,一一被放寬,責任在政府,不能只歸咎於新自由主義。尤其教育基本上是「非營利」產業,任由新自由主義市場機制加以宰制,就會看到如美國大學教學現場的「下流現象」,學校只以企業經營的角度來思考教育與教學的問題:一方面,學校收取高額的學費,另一方面減少專職,增加約聘、專案教師比例,企圖以低廉的鐘點費工資,剝削教學現場的教師勞工。這種一切以獲利的市場心態來經營教育,政府又採取放任政策,不能立法規範,那麼未來下流的,很可能就不只是大學兼任教授而已,下流學校,下流教育會成為台灣人才培育的污點招牌!

2020年初至今,全球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在民眾自由及人權的大纛下,如美國人民反抗政府要求戴口罩的防疫措施,使得遵守防疫措施的民眾,受害於不遵守防疫措施的民眾。這些現象也使各國政府開始思考,究竟「管的愈少的政府,就是好的政府」的這種18、19世紀的思維,是否還適用於21世紀的國家發展模式?人力培育與市場就業之間的落差,應該快快從市場自由放任,走向計劃發展,當然中央政府要負起責任來,不要只會迷戀在大內宣的自我感覺良好中,無法自拔!

尤其老是以美國馬首是瞻的民進黨政府,千萬不要讓我國的教學人力,步入了美國大學教育亂象的後塵!重新檢視高等教育的資源分配,正視大專教師薪資長年凍漲的問題,正視人才培育及留才福利的相關配套制度,都是當務之急。

,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