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美國民族主義危機四伏

10 一月 , 2018  

環球科技大學生物技術系助理教授   宣仲華

一般的刻板印象,美國是全球最成熟的民主國家、民族大熔爐、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很難把美國與帶有強烈偏執意識的民族主義連結在一起。過去美國成功打贏一、二次世界大戰,也帶領自由世界瓦解蘇聯的共產集團,即便經歷越南、阿富汗、伊拉克戰爭的挫敗,那時世界上並無美國以外的強權,因此,美國依然能迅速回穩並繼續領導全球。

過去30年,美國經濟逐漸衰退,中產階級及工人階級日益惡化的經濟條件,使他們的收入陷入停滯。2007金融海嘯更是重擊美國。對比美國的衰落,中國迅猛的崛起,美國人對此深深感到挫敗與迷惘,而對衰敗深刻的憂慮,形成美國民族主義茁壯的溫床。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仇視移民、信奉經濟保護主義、不信任國際盟約、全面推行美國第一,這表明美國也不能倖免於衰落導致的民族主義之升溫。歷史早有明訓,國家處境愈是惡化,極端民族主義的氣焰就愈是強大。

北美最早由央格魯薩克遜人移民開墾,殖民地從英國繼承許多文化遺產,包括基督新教、崇尚法治、自由與代議政治等。美國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及殖民開墾的歷史,讓「美國例外論」成為其歷史淵源、並自我認定為普世價值。美國建國之初幅員廣大、人煙稀少,為求發展需要大量移民,沒有美國夢,移民為什麼要來呢?伴隨初期移民的基督新教教義,及可實現的美國夢,美國人逐漸形成一個信念,即美國人是上帝特選的子民,因而美國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最成熟的民主國家,沒有疑問的要扮演世界領袖,並要拯救世界。

在歷史進程中,經過不斷自我更新,終於奠定美國成為世界楷模的地位。美國誕生及擴張離不開移民,多種族在美國能和平共處,在世界上絕無僅有,其中對美國過往歷史神話般的解讀扮演重要的催化劑,若無共同的神話在其中黏合,美國早已分崩離析。

然而,內部種族成功的融合有時卻是理性認識外部世界的障礙,其中,最大的盲點是:我內部都能和平相處,為何外部世界跟我的關係反而矛盾叢生?錯不在我,絕對是外國不相信美國的良善,一如上帝的良善是不容質疑的。美國特有的孤立主義與單邊霸權思維,其內外觀點的錯位是關鍵的原因。

川普式民族主義,緣起於美國長時期的經濟環境惡化,美國的整體實力如此巨大,若美國經濟在民粹的極端療法下依然無力改善,可能引發全球的巨變。一如美國金融機構大到不能倒,一旦倒塌,後果不堪想像,但愈來愈不能倒的大銀行,正好是美國持續強大的隱憂,分解大銀行就是刺破美國偉大的神話。而任憑銀行繼續擴大,早晚一天會被泡沫吞噬。

同樣的,美國的民族主義,當下僅僅是撐起美國偉大神話的泡沫,若不能痛定思痛回到過往羅斯福新政的作法,早晚會引發巨大的衝突。理解美國的建國經歷,民族主義本就是其建國基礎之一。某方面而言,其經常誇言的民主、法治、自由等並視為普世價值,不過是其民族神話之一部分,也帶有特定的戰略考量,實在無需盲目崇拜。

美國作家凱瑟琳.蘭佩爾(Catherine Rampell)1日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中國大陸創投家李世默上個月在亞洲協會於上海舉行的一場午餐會中說,美國現在正歷經自己的「文化大革命」;蘭佩爾說,那句話讓她當場笑了,但後來她回美後幾經思考,那原本認為是牽強的類比,開始變得不那麼牽強。處在文革的美國,能給台灣安全與繁榮嗎?台灣真的要好好思量下一步要如何走!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