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病毒人造?口罩無用?都是科學家,何以見解卻相反?

14 五月 , 2020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從疫情起初的是否人傳人?感染率?死亡率?病毒是人工合成?戴口罩能否抑制疫情?以及可能永遠也不會有答案的─疫情發源地到底是不是武漢?等等一連串問號,都是科學問題,我們期待也仰賴科學家給我們答案,他們也給了。

問題是,他們往往意見分岐。我們該相信誰?他們為什麼見解相左?

當然,這些問題最直觀的答案是:科學家水準不一,也可能昧著良心為政治服務,根本在說謊話。但是疫情期間,確實也有很多世界知名大學、研究機構,遵守上述原則,對同一問題的看法,仍然完全相左(https://reurl.cc/GVn6pd)、(https://reurl.cc/NjYMlq)。

科學家研讀同儕的報告有一項原則:如果來源不明、或出自不具公信力的期刊,不輕信、不引述。尤其,要嚴格檢視其獲致結論的研究方法是否科學。

科學家自己研究呢,首先要有足夠可觀察的事實,經過仔細的觀察後提出解釋,最好能符合已知的科學定律,爾後,還能讓其他科學家用同樣的實驗方法加以檢驗,又得到同樣的結論。

能以實驗驗證理論,是科學取得大多數人信服的原因,宇宙大爆炸理論、達爾文演化論、哥白尼日心說等等「假說」,才能終於取代人們相信了幾千年的神學解釋。

只不過,享受慣了現代科技的我們,容易誤以為科學無所不能,電影中,穿白袍的科學家,放一個小試管到儀器中,總是瞬間就從畫面上看到病毒,而且對它了如指掌。科學研究其實是一種苦工,不可能輕易就如此神奇。

武漢爆發疫情之初的一至二月,西方科學家根本沒有直接觀察病例的機會,所有當時提出的看法,都只是根據過往經驗的猜測,所以才會希望到現場去考察+採集。也許是擔心有辱國家,中共不但拒絕他國科研人員參與,地方政府對華南海鮮市場早早就消毒(https://reurl.cc/Wd0mx5)、後來又匆匆關閉(https://reurl.cc/Kk8WeR),當然不符合科學做法,因此難逃隱匿疫情之嫌。

再者,人類本來能觀察到的事實,就絕不可能是所有的事實,疫情全球大流行後,可以蒐集到的病例變多了,資訊卻更是龐雜無序,許多線索也無法追本溯源來比較。於是,各國的科學家,憑著片面不全的證據,要不眾說紛云,也難。

除了關於取證的困難,科學家也的確會形成偏見。一種情形是「換位子就換腦袋」,這種情況在中國最常見。中國傳統文化中,科學家常在朝為官,為皇家服務-譬如欽天監。曾經極力消滅傳統文化的中共,卻好像繼承了這一點?

現代中國很少有民營的科研機構,有也沒公信力,能現身講話的可能都身兼官職或黨職,譬如說出「病毒未必發源於中國」的鍾南山(https://reurl.cc/V6Yx0N)。確是至理名言啊,科學精神本來就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話沒說錯,又鼓舞了民心士氣,很高明!

再一種情況:科學見解最終能成為理論,必然要被此一領域的科學社群所接受,而每個科學社群,都有它的「次文化」,跟主流看法相左的見解,從提出到被接受,就算正確無誤,可能也要耗時甚久。

譬如19世紀提出產科醫師若勤洗手、即可減少孕婦因產褥熱而死亡理論的醫師Semmelweis,生前竟因這項後世皆知的重要衛生習慣而被嚴重歧視(https://reurl.cc/8GDavo)!遑論一般民眾對新理論的抗拒,譬如提倡種牛痘以對抗天花的金納(Jenner)醫師,起初也遭到極大的懷疑,因為當時沒有接種預防疫苗的觀念。

科學家也非天生就是科學家,也有成長過程,必然長期曝露在他們成長的次文化之中,接受前輩、甚至所處國家與族群之背景文化的影響與暗示。可以想像,一位對敵對陣營不以為然的優秀醫師,就算也一樣按科學法則觀察有限的事實,仍然會想多找到一些病毒並非起源於己方的證據。他自己可能也不知何時戴上了有色眼鏡。

宏觀觀之,疫情研究才剛剛開始,有太多科學家尚不知曉的事實,等著被發現,人類不是也在牛頓運動定律問世二百多年後,才觀察到與之不符合的新事實嗎?現在就期望科學家有一致的看法,還太早,何況還有那麼多不懂科學的政客在攪局。

, , ,

B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