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 烏凌翔

RCEP來了,台灣年輕人求職只剩資訊產業可以選擇

3 十二月 , 2020  

資深媒體人 烏凌翔

在學或即將進入職場的年輕人,注意!如果您不是特別鍾情於藝術、音樂、影視、運動等創意領域,又想為自己與家人在寶島創造夠水準的物質生活,那麼,請一定要選擇進入資訊產業。

只剩下 ITA 產品免關稅

理由很簡單,在台灣無法加入11月中剛簽約的RCEP、與前年12月底生效的TPCPP之前提下,只有資訊產業因為受到《資訊科技協定》(ITA,Information Technology Agreement)的加持,出口產品到其它簽約國家時,享有零關稅的優惠,才有競爭力,才易於存活。

RCEP協議全稱是“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即「區域全面經濟伙伴」;CPTPP則是“Comprehensive Progressiv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即「全面、進步的跨太平洋伙伴」。二者皆用了“Comprehensive”「全面」這個字,顯見其覆蓋大範圍的企圖。

關稅高低乃至有無,悠關產品攻佔市場的競爭力。台灣資訊業以外的產品欲銷入其它國家時,會被課徵高低不一的進口關稅,競爭力必然大打折扣。

舉個例子,台灣的精密機械產業,水準很高,不遑多讓日、韓,但沒有加入RCEP與CPTPP,同樣一座精密車床出口到越南,日、韓廠商享有零關稅,台灣企業卻要被課徵可能高達12.5%的進口關稅,如果要競爭,就必須降價12.5%,也就等於犧牲一成多的利潤!

此時企業有三個選擇:提升產品的品質,遠遠超越同行,高品質賣高價,就可以吸收關稅;其次,把工廠搬遷到RCEP與CPTPP國家,站在同一起跑線;或是,乾脆收掉不做了。第一條路不是不可能,台灣也有傑出的廠商在過去數十年間做到了,但終究是少數。

試想,如果您是相關產業的員工,您的老闆選擇第一條路,您可以陪他走上堅辛的研發之路,迎接可能的豐碩果實或未知的風險。若您的老闆選擇了第二、甚至第三條路,您的選擇也就只能是遠赴異鄉,或者被裁員後另做生涯規劃-希望彼時年齡仍有競爭力。

為什麼無法加入RCEP跟TPCPP的台灣,卻可以加入ITA?

同樣是WTO成員國 產品稅率仍有差別

ITA是「世界貿易組織」(WTO)之下的一個協議,內容是資訊科技產品的降稅方案,早在1996年12月就創立了,清單上的產品包括電腦、通訊設備、電子零組件、軟體、半導體、半導體製造設備、科學儀器、測試設備等等,但不包含家電產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3%87%E8%A8%8A%E7%A7%91%E6%8A%80%E5%8D%94%E5%AE%9A)。台灣則是在2002年1月1日,以「臺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的名稱正式加入WTO,也就順理成章的加入了ITA。

咦?既然都是WTO成員國,為何產品稅率仍有差別?

WTO基於「自由主義」,目標是消除全球關稅壁壘、貨暢其流的商貿大同世界。但是,工業革命之後,世界各國的發展進程差異極大,如果一下子就把關稅都降為零,那麼「發展中國家」-其實就是落後國家-的產業完全無法抵禦先進國家的工業化產品「全面」來襲,必然「全面」潰敗,造成大量失業人口,釀成社會問題。

舉個例子:如果台灣在加入WTO時就把進口農產品的關稅都降為零,那麼價格只有台灣農產品大約幾分之一的美國農產品,就會把台灣農民都打敗,必然農田荒癈,失業人口爆增;一個國家的食物供應,無法獲得起碼的保障,也是國安問題。

WTO如何處理這種不公平競爭的問題?

WTO有「不歧視原則」

WTO雖是基於「不歧視原則」的協議,但是准許例外,各個國家可以基於國情,要求某些產品類別,暫時保有較高關稅,未來再逐年降低,為國內競爭力脆弱的產業爭取調整的續命時間。

換言之,WTO的降稅還講點人情,不會太猛,但是WTO架構下的兩國或多國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FTA, Free Trade Agreement)-譬如RCEP-就沒那麼扭扭捏捏了,大家若同意,一步到位把關稅降到零也可以。

這就是RCEP、CPTPP對台灣產業、及至就業市場的衝擊。就業人數不多的資訊產品本來就免稅,不受影響;受影響的是相對較「傳統的」產業,卻也是雇工人口較多的產業。勞動部長許銘春可能在忙「內鬼炒股弊案」(https://udn.com/news/story/121825/5049617 ),沒空表示她是否關心蔡英文總統「心中最柔軟的一塊」。

台灣努力「友日」,「助日代表」謝長廷也沒傳來日本主導的CPTPP台灣能否加入的好消息。RCEP簽了,財政部長蘇建榮說「研判對我影響不大」;經濟部長王美花則說要加入RCEP必需先接受一國兩制,「國人能接受嗎?」(https://is.gd/kx2VYR )聽起來好像是外交部長吳釗燮的口氣,經濟的歸經濟,不行嗎?

高喊 「抗中」卻不願在國際上與中共一搏

有方法的:不論RCEP或CPTPP都是WTO架構下的協議,台灣是WTO的正式會員,經濟部何不循著WTO模式,試圖申請加入RCEP看看呢?台北1991年起就試圖重返聯合國,一試再試,按照王美花的說法,何必要嘗試呢?難道歷屆政府不知道中國是「五常」之一嗎?

中共當然會阻撓台灣加入任何國際組織,如世界衛生組織(WHO,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但RCEP不同,台灣有產業經濟實力做後盾,RCEP以東協國家(ASEAN)為主,是他們邀請中、日、韓、紐、澳加入的,「南進政策」不是蔡政府的主要政策嗎?台灣有資金與技術,足以到東協國家投資,創造當地就業機會,換言之。台灣並非全無籌碼,不值得一試嗎?

中、日、韓三國都能暫忘百年世仇與跨越意識型態鴻溝,攜手成就RCEP這個取代歐盟,成為世界第一大的自貿區。民進黨在國內喊「抗中」那麼大聲,卻不願在國際與中共一搏?

總之,年輕人進入職場選擇工作的策略,從上而下有三個層次:先考慮進什麼產業、再考慮能進哪一家企業、最後才考慮能獲得什麼職缺。在台灣,第一層次的選擇不多了。

 

, , , ,

By



Recommended